去欧洲旅游要多少钱

当前位置:主页 > 比利时游记

比利时游记

发布时间:2018-06-10 12:36| 位朋友查看

简介:最初去比利时是看到 Herreweghe 七十岁生日时在布鲁塞尔有场音乐会,不过因为时间太晚且第二天有考试只得作罢。 上周末在比利时玩了两天。先后去了布鲁塞尔、根特和布鲁日。 几周前在奥赛的「神秘风景」临时展上,看到了几张布鲁日的画,于是很想去。是 Fern……

 

  最初去比利时是看到 Herreweghe 七十岁生日时在布鲁塞尔有场音乐会,不过因为时间太晚且第二天有考试只得作罢。 上周末在比利时玩了两天。先后去了布鲁塞尔、根特和布鲁日。

几周前在奥赛的「神秘风景」临时展上,看到了几张布鲁日的画,于是很想去。是 Fernand Khnopff(其实我讨厌他) 的两幅:读过介绍后,却感觉到一种与冷寂相对的温暖,以及对一段未曾经历的历史的怀念。回想起那些色彩鲜艳的静物画,深色的背景上满是丰满的蔬果,死得安详的家禽,或是死后依然面目狰狞的鱼虾贝类大螃蟹;以及那些热闹的节庆景观,它们在此时都与这灰色而压抑的画面一起,形成一个调和的整体。在这背后的,是城市几百年间的兴衰;而兴衰的源头,或许是无数微不足道的堆积在河道中的沙粒。用石头筑造的人期盼永恒,但流动的沙子便以足够使繁荣褪色。

 其实当时并没有想这么多,因为之后很快看到了让我很喜欢的两幅 Henri Le Sidaner. 之前没有看过的画家,有种北欧的感觉。网上找到的图质量并不好。不过在『月光』这幅里依然可以感受到橘黄色窗户内部的温度,以及它所面对的寒冷与单调。河水里的反射也很喜欢。之前还在房东家时,有一次我跟她说喜欢在冬夜看街道两旁房屋窗户里的灯光,其中偶尔闪过的人影,与静止的物品。无论是怎样的家庭,仿佛都有着自身恰到好处的空间与色彩;与此同时在深蓝的夜空下,一种令人安心的空间会出现并容纳我。她说可以理解。想起了『白鲸』里一直不太明白但喜欢的一句话(此时窗外飘来了烤肉的香味。跑题了。)

  这位艺术家让人感受到(sentir,并不太会翻译)沉默」,Emile Verhaeren 如此评价 Henri Le Sidaner. 普鲁斯特同样欣赏他,并曾在《追忆似水年华中》中提起… 他描绘的城市或花园毫无人迹,成为了孤独与神秘的场所。他偏爱黄昏与几何构图。他与 Khnopff 一样对「死城」抱有兴趣。。。」

  回到比利时上来。周六上午坐火车借道 Lille 去布鲁塞尔,这样车票比直达便宜很多。在 Brussels-Midi下车之后,决定体验一下城郊景色,走路而不是坐车到市中心。没想到路上比想象中的还要无聊。并不是因为破败感,或是路两旁都是阿拉伯人开的有阿拉伯文招牌的商店,而是整体上的无聊。即使到了市中心也是一样。路过一个像是市政广场的地方,放着难听而吵闹的流行音乐,一群青年人玩着投篮游戏,后面挂着印有 McCurry 照片的海报。。十分微妙。于是离开布鲁塞尔去了根特,Herreweghe 的家乡。没想到官方语言似乎是荷兰语。整体给我的感觉有些像法国的 Colmar, 两者市中都有河流穿过,风景都不错虽然不会让人惊喜。Colmar 有 Unterlinden 美术馆,而根特美术馆也很值得一去。Bosch, Brueghel, van Eyck 都能看到(布鲁日也是),还看见几幅喜欢的作品。游客少环境好。散步比较愉悦。但有限的时间里并没有太多留下记忆的事情。周日到了布鲁日。只是现在的布鲁日与 Khnopff 或是 Le Sidaner 画笔下完全不同,可以说是旅游城市 par excellence. 欧洲各国的游客成群结队地在街道上穿梭,拍照。街边各种商铺饭店,一些牌子似乎在哪里都能看见。除了美术馆可以看见极其美丽的 Bosch 与 van Eyck 之外真的感觉很无聊。也可能是我缺乏感受力

  所以,虽然知道和意大利对比并不「公平」,但有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这么做。

  在读着书等待离开的时间里,一位老爷爷来到了我前方的树下,对着教堂的钟楼摆起三脚架与望远镜,开始观看与拍照。一开始我以为他在拍建筑。过了段时间后他回头,发现我在看他于是用英语问我:「你喜欢鸟类吗?」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说不,我喜欢读书。。。然后他告诉我其实他在拍鸟,并邀请我去看一看。透过望远镜我看到一只白肚皮黑翅膀黄嘴巴的中等体型鸟站在塔顶伸出的金属棍上。他告诉我这就是 falcon peregrine. 巧合的是几周前我正好在 Planet Earth 上看到过它的介绍,于是愉快地与老人交谈了一番。

想一想也很不错呢。于是我在一种较为愉快的心情里结束了短暂了比利时之旅。分别前告诉我,他居住的地方在老城区外部,而上班的地方在钟楼的另一端,于是他每天都会骑车经过钟楼下方。这时他会拿出双筒望远镜,试图找到这只鸟(已婚)的踪迹。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

欧洲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