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欧洲旅游要多少钱

当前位置:主页 > 丁丁旅游记

丁丁旅游记

发布时间:2018-06-10 12:02| 位朋友查看

简介:我来得有点晚,这个关于著名的比利时漫画丁丁以及他的创造者,比利时漫画大师Herg的博物馆不大,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徜徉,此刻,只有五个参观者,下了一阵雨,窗外是清爽的绿。从外面看这个博物馆,它充满了童趣和现代感。Herg博物馆处于新修的大学城Louvain……

  我来得有点晚,这个关于著名的比利时漫画“丁丁”以及他的创造者,比利时漫画大师Hergé的博物馆不大,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徜徉,此刻,只有五个参观者,下了一阵雨,窗外是清爽的绿。从外面看这个博物馆,它充满了童趣和现代感。Hergé博物馆处于新修的大学城Louvain-la-Neuve,翻译作“新鲁汶”,和比利时那座有着历史感的鲁汶区别开来——这是人造的一座新城,只是一座大学城而已,

  空荡的博物馆有着打烊的气氛,但是管理员还是耐心给我指引,把英文的解说器给我。我坠入上世纪20年代的纽约,大都会的爵士乐响起,走入“丁丁”和漫画家Hergé的世界。那些手稿和漫画世界中的形象在比利时的这个下午让我真的有点超现实的感觉:一大早从巴黎的北站坐了火车到布鲁塞尔的Midi火车站,经历了小波折后,终于抵达了朋友住的小镇Ottignies。这一刻,我听到博物馆里播放的音乐,从楼下传来,像是悠远的咏叹调,深浅不一,且具备那种让人神游的音符,我在暗淡的展厅中看到那盏白色的吊灯,语言都是静止的,画面超越地理和时间的藩篱,这趟在雨后赶来的博物馆之旅是真心让我觉得有收获的——大概,以后,也不会再专程来看比利时国宝的漫画家了,至于“丁丁”,他是我们遥远童年的一次记忆,虽然都远离了很久,只是在这座博物馆里才被唤醒。当然,“丁丁”的漫画不仅仅是关于孩提和童年的,它的主题很庞大,主人公穿越了大洲大洋,且还和中国有牵连。从这些展出的漫画来看,中国在当时确实是一个可以被想象的充满了神秘特质的东方国度。除此之外,Louvain-la-Neuve这座大学城显得一无是处,也很无聊?接近傍晚,博物馆在打发了我们几个松散的游客后,终于可以关门了。我回到朋友的住处,她的混血女儿放了学,先生则从布鲁塞尔的方向坐火车回来,我们全部在火车站见面,已经是阔别了六,七年了。在火车站喝了一杯,遇到邻居Marc,大家都如老友,他们互相打趣,对于我这位远来的游客报以热情的友好和些许好奇。我的这位朋友,四年前再次回到欧洲,依然是dynamic的,热情不减当年,自然是可以自动潇洒打破一些文化的隔阂,竭力和每一处生活的所在打成一片。我曾狐疑,我对于比利时,特别是以布鲁塞尔为首的法语区非常没有好感(此印象源于五年前在布鲁塞尔的遭遇,我觉得比利时,布鲁塞尔人,冷漠高傲,且充满距离感),这个朋友如何能忍受这份孤单和高傲。但是通过我们的谈话,她学会自处和把邻里三四分门别类,也主动积极在这里寻找生活的兴奋点,我才释然,生活在哪里都一样。当然,因为有一位法国老公的存在,养育了混血女儿,同欧洲已经建立起一种联系,等待开花结果,到枝繁叶茂,人生,流转在不用的时空里,每一次的旅行,都充满了重逢和告别,真是迅即和残酷的。

  第一次来到朋友在这里租住的别墅,心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从Ottignies的火车站绕小道来到这片住家别墅区,所有的房子好像都一样,充满了独立样子。这幢两层楼的别墅就是我朋友现在的家,他们从一对英国的gay couple手中租下来,客厅外是一块花园,无论是阵雨中,还是雨后的阳光洒下来,都让人发呆凝视很久。晚饭后,夫妻可以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并且不用打扰对方。法国丈夫去花园里踱步,远处有河,他们养的黑色小猫叫做“fleur”(法语:花),这名字是他们的女儿玛雅给它取的。

  我走出这幢别墅,无法辨认来时的路,兜兜转在这些住宅中间,也并非觉得浮躁和刻意着急,它们都安静,也磨损了内心的焦躁,有遛狗的人过来,主动问Bonjour,我也回了Bonjour。清晨的火车站分外繁忙,整个小镇的人都搭乘火车去到大城市上班,大约四十多分钟车程。我在第二个早晨搭火车去了根特,再搭火车去了安特卫普,时光作弄,好像住了很久,又好像从未造访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

欧洲旅游